自在阅读从此以后起先,布鲁诺弼直接能解决

2019-12-01 02:09 来源:未知

原标题:要不是李隆基太蠢,安史之乱哪里会打8年,李光弼直接能搞定

唐天宝十五年:常山之战简介

“安史之乱”是唐玄宗末年至代宗初年(公元755年12月16日-公元763年2月17日)由安禄山与史思明向唐朝发动的内战,是唐由盛而衰的转折点,也造成唐代藩镇割据。由于发起反唐者乃是安禄山与史思明二人为主,故事件被冠以“安史”之名。

说到唐朝的郭子仪和李光弼其实大家仔细的分析的话你会发现这个人其实也还是比较的有趣的,因为他们对于唐朝的贡献也真的是超级大的,都参演了平定安史之乱了,各个的其他功绩小编也不多说了,反正就是很厉害,这两个人有点当仁不让的意思,但是我们最后这两个人的结果其实却有非常大的差别的,那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下面跟随小编继续揭秘分析看看吧!

常山之战

自唐玄宗里隆基改革府兵制为募兵制之后,大唐军队就开疆拓土成为当时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军事力量,在唐军内部最后分化为两只主要的军事集团,一个是向西对抗吐蕃与西域的军事集团,一个是向东对抗契丹与漠北的军事集团。最后东部集团的安禄山造反,而西部集团也就自然扛起了对抗安禄山的使命。

时 间:唐天宝十五年

图片 1

这是一个六千字的长回答,我们不但会纵观李光弼的一生,分析他在安史之乱中主要战绩,还将分析他与郭子仪不同人生结局的原因,以及安史之乱对中国历史进程的深远影响。

天宝十五载二月,在唐平安史之乱的战争中,唐河东节度使李光弼在常山大败叛军史思明部的作战。

图片 2对抗安禄山的战场之上,自西域而来的大将们指挥着主力部队在潼关阻挡安禄山大军西进,而在朔方军这支偏师则在山西负责袭扰安禄山大军的后方—河北地区。朔方军在之前的对外战斗之中声名不显,但是今后几十年的大唐军事舞台都将会是他们的,他们是大唐在危难之际挺身而出的国家柱石。

结 果:史思明的覆灭

唐天宝十五年初,左兵马使李光弼随朔方节度使郭子仪率朔方军东出平定“安史之乱”,击败安禄山大同军使高秀岩后,由郭子仪推荐,升任河东节度使。二月初二,李光弼奉命率蕃、汉步骑万余人,太原弩手3000人,东出井陉,直指常山。当时,史思明率数万大军围攻饶阳20余日不下,常山兵力空虚。

在平定安史之乱的过程中,如果单以军工而论,李光弼确实胜过郭子仪一筹,因为在交锋最惨烈的河南、河北地区,每次与叛军正面交手都有李光弼的身影。

李光弼以左兵马使随朔方节度使郭子仪率朔方军东出,击败安禄山大同军使高秀岩后,由郭子仪推荐,升任河东节度使。十五载二月初二,李光弼奉命率蕃、汉步骑万余人,太原弩手3000人,东出井陉,直指常山。当时,史思明率数万大军围攻饶阳二十余日不下,常山兵力空虚。二月初五,李光弼率军进至常山郡。常山城内3000团练兵倒戈,抓住守将安思义出降,李光弼随即移军入城。史思明听到常山失守,立即放弃围困饶阳,亲率2万余骑直奔常山。第二天天未明,其前锋部队即抵达常山城下,史思明率大军相继而至,立即指挥攻城。李光弼遣步卒5000自东门出战,叛军堵门不退。李光弼令500弩手在城上万箭齐发,叛军死伤颇多,被迫稍退。李光弼再派弓箭手1000人,分为四队,轮流不断放箭,给叛军以很大杀伤,叛军抵挡不住,只得收军北退。李光弼派兵5000人出城,每人持一长枪,夹滹沱水相迎,叛军中箭者大半,只好后退。这时,李光弼闻报有叛军5000步兵自饶阳来,一昼夜行170里,正在常山东南九门县南面的逢壁休息。李光弼当即派步骑各2000人,偃旗息鼓,沿河潜行。至逢壁,叛军士兵正在吃饭,唐军乘机掩杀过去,斩杀殆尽。史思明闻讯失色,只好撤军退入九门。李光弼初战告捷,常山9县,有7县归附唐军,只有九门、藁城尚在叛军手中。

太行井径金边银角是围棋的术语,在中华这个大棋盘之上山西就是连接关中与河北这两个金边的银角,朔方军就是要从山西出发经太行山脉直达河北—叛军的大本营。那么他们要从哪里走才能翻越太行山脉到达敌人的大本营呢,答案只有一个—太行八径。

参战方:李光弼、史思明

二月初五,李光弼率军进至常山郡。常山城内3000团练兵倒戈,抓住守将安思义出降,李光弼随即移军入城。史思明听到常山失守,立即放弃围困饶阳,亲率2万余骑直奔常山。

可以这么说,李光弼的人生就是为了安史之乱准备的,如果没有安史之乱,恐怕他也没机会封郡王、赐丹书铁券、绘像凌烟阁、谥“武穆”。

点评:李光弼据城固守,坚壁挫锐,又抓住战机,进行突然袭击,因而初战告捷。

图片 3太行八径自古有名,这是山西地区通往中原地带的交通要带,朔方军节度使郭子仪统帅的朔方军是大唐军队之中最接近山西的部队。从太行山的井径出发就可直达河北地区,河北就是叛乱的安禄山大军的大本营,不论朔方军战果如何,只要出兵井径就会给安禄山叛军带来腹背受敌的威胁。

交战各方:唐军 安军

第二天天未明,其前锋部队即抵达常山城下,史思明率大军相继而至,立即指挥攻城。李光弼令500弩手在城上万箭齐发,叛军死伤颇多,被迫稍退。李光弼再派弓箭手1000人,分为四队,轮流不断放箭,给叛军以很大杀伤,叛军抵挡不住,只得收军北退。

李光弼营州柳城人,契丹族。其父李楷洛,原为契丹酋长,武周时归降,累官朔方(治灵州,今宁夏吴忠市境内)节度副使,暴卒于战场,谥“忠烈”,封蓟国公。

郭子仪选择派大将李光弼出井径直插安禄山的腹心之地,可是自古太行八径崎岖难行是易守难攻的要地,李光弼的出征很有可能意味着一场血腥的攻防战。幸运的是当时河北已经传来了地方官员领导的讨伐叛军的活动,坐落在井径之口的常山郡也反抗安禄山大军,李光弼只要加速出井径就可以支援义军直接夺回河北之地。

常山之战主角:李光弼、史思明

图片 4

军人家庭长大的李光弼,自幼喜读《汉书》,尤擅骑射。他为人严肃刚毅,治军极严。在朔方节度使王忠嗣账下时,深得王忠嗣器重,曾当众言道:“他日得我兵者,光弼也。”

出兵井径图片 5李光弼率步骑一万,弩手三千人出井径到达了常山,但是他还是来晚了一步,常山与河北义军多被安禄山部将史思明所歼灭。常山之民仍然是心向唐氏的,在听闻唐军到来的消息之后就将杀掉城中胡兵捆着叛军将领安思义来见李光弼。李光弼再见到安思义后就以饶他不死为筹码得到了关于史思明的第一手的情报,史思明只在距离不过两百里的饶阳,必须快速进城否则在史思明胡骑攻击之下灭亡只是时间问题。李光弼抢先入城占据了常山,准备利用城池来抵挡前来的史思明。

常山之战是历史上一次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河东节度使李光弼在常山,大败叛军史思明。这次战役使唐军在河北战场上的一次决定性胜利,直接导致了史思明的覆灭。常山之战以李光弼的唐军胜利结束。至此常山九县只有九门、藁城还在叛军手中,其它七县全部收复。

史思明一退,李光弼派兵5000人出城,每人持一长枪,夹滹沱水相迎,叛军中箭者大半,只好后退。这时,李光弼闻报有叛军5000步兵自饶阳来,一昼夜行170里,正在常山东南九门县南面的逢壁休息。李光弼当即派步骑各2000人,偃旗息鼓,沿河潜行。至逢壁,叛军士兵正在吃饭,唐军乘机掩杀过去,斩杀殆尽。史思明闻讯失色,只好撤军退入九门。李光弼初战告捷,常山9县,有7县归附唐军,只有九门、藁城尚在叛军手中。

安思顺(安禄山堂兄弟,后因安史之乱被哥舒翰所诬,蒙冤被杀)接任朔方节度使后,也非常器重李光弼,想把女儿嫁给他结秦晋之好,但性情严谨的李光弼不愿过多牵扯高层倾轧,托病辞官而去。

在听闻常山失守之后,史思明立刻杀向常山,不过一日就率领自己的两万骑兵主力到达了常山城下。李光弼派遣步兵五千人出东门直面敌人的骑兵部队,虽然在骑兵直接冲击步兵方阵会造成重大伤亡,可是此时的史思明部队展示出了极强的战斗作风,誓死不退一定要将东门拿下为主力部队打出一条路来。东门不能丢,李光弼带来的弩手排上了用场,在城墙之上的弩手居高临下射击终于将敌人部队逼走。唐军必须主动出击才能为自己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唐军将部队分为两部分,一千弓弩手分为四队成分段式射击方式驻守道北,五千步兵临河列长枪阵与弓弩手互为呼应在道南直接堵住了敌人前进的道路。

李光弼入城第一件事就是将叛军关押的老百姓全部放了,并且给了他们一笔丰厚的 安家费,随后亲自祭奠了由于叛乱而死亡的百姓,得到了人民广大的拥护。还劝降了安思义。安思义的投降对李光弼的帮助很大,他对李光弼说:"唐军长途奔袭已经疲惫不堪 了,如果和史思明的军队进行遭遇战的话,恐怕胜算不大,何况史思明的军队大部 分是骑兵,利于野战,在大平原上决战肯定对唐军不利,如果第一仗收到挫折,必 定影响士气,在你来以前我已经向史思明求援了,你不如以逸待劳等史思明的到来。"

这一战役是历史上一次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史称“常山之战”,这次战役是唐军在河北战场上的一次决定性胜利,直接导致了史思明的覆灭。随后,李光弼一鼓作气,收复九门、赵郡等地。五月,与郭子仪会师常山,乘敌疲惫出击,大败史思明部于嘉山,军威大振,使河北十余郡皆杀叛吏归唐。

当时青睐李光弼的并不止有安思顺,还有安禄山。

当日夜晚唐军在村民的报警之下又发现了自饶阳来的五千人,李光弼直接率两千人去偷袭敌人,恰逢敌人在做饭休息,李光弼不费吹灰之力就全歼了敌人。李光弼在常山站稳了脚跟与史思明形成了对峙局面。

李光弼采纳了安思义的建议,开始巩固城防,准备打防守战。

“常山之战”后的至德二年,常山郡建制正式取消,又称恒州,自此世无常山郡。

时任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的安禄山也很注意扶持羽翼,谋士高邈早知李光弼的将才谋略,便劝安禄山延请李光弼入幕任左司马,但安禄山并未采纳,推婚事件发生后不久,哥舒翰便推荐朝廷召李光弼入长安为官。

图片 6史思明只有常山九县中的两县,看上去处于弱势,可是史思明的兵力仍然还是比李光弼要多。对于新打下的七座城池,李光弼每个都派出三百人驻守,而且他的后勤供给完全要从后方经井径送达常山,太行山脉本就崎岖,战争是个烧钱烧物资的玩意,这给了李光弼极大的压力,他现在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史思明却能高枕无忧,毕竟身后就是范阳大本营补给充足,自己以静待动以逸待劳等待李光弼,时间与饥饿自然会将胜利带给他。当然史思明也没有安静的等待,主动出击才是王道,他派出了骑兵部队直击李光弼的要害—后勤。

果然史思明收到消息后,带领两万骑兵直奔常山,第二天还没有就到了常山城下, 一看城池已失立刻攻城。李光弼命令弩手进行射击。要知道弩可以说是骑兵的克 星,又有城墙的掩护,骑兵又不擅长攻坚战,史思明伤亡惨重,只得退下来。史思 明一退,李光弼立刻命令步兵出城,用长枪摆成方阵,弓箭兵掩护,滹沱河为屏 障,使得史思明无法进攻,一举将史思明击退。这是典型的步兵对付骑兵的阵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自感错失良机的安禄山长为此忧形于色,但也只能安慰自己,账下的史思明也足堪大任。

双方相持四十余日,李光弼先没了粮食,史思明的骑兵还在旷野上游荡,李光弼派出车辆五百去运送补给。这五百辆车都是拥有很强武装的,每辆车的驾驶者都要穿甲胄,还要配备上两名弓弩手同行,不止如此车马还要形成阵型才能运输粮草物资阻挡史思明的骑兵部队。这样下来李光弼手上的兵马是越来越少,常山这样下去会成为李光弼的葬身之处,必须补充兵马,不然常山失守不过是时间问题。

李光弼探知史思明5千步兵援军从饶阳赶来,正在九门南面的逢壁修整,立刻派了2 千军队进行偷袭,到达逢壁后,援军正在休息吃饭,没有一点防备,唐军以迅雷不 及掩耳的速度速战速决,将这股援军全部歼灭。

自在阅读从此以后起先,布鲁诺弼直接能解决。安禄山在这点上并未走眼,安史之乱中晚期,正是此二人,在中原斗得上天入地。

求援吧,我李光弼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的背后拥有大唐王朝,有朔方军,有郭子仪,我打通井径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就等郭子仪大军一到就可以直击史思明。四月,郭子仪率十余万大军自井径与李光弼汇合于常山。唐军现在对史思明有了绝对的兵力优势,史思明的末日已经到了。

史思明听说援军被唐军全歼,大惊失色,前不能进,又没有了援军,军队士气低 落,没办法只得从常山撤军退守九门县。常山之战以李光弼的唐军胜利结束。至此 常山九县只有九门、藁城还在叛军手中,其它七县全部收复 。

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时,李光弼正在长安,并不是军职。但他毅然奉召奔赴了战争的最前线,在他身后留下了一连串浸满鲜血的足迹——常山之战、嘉山之战、河阳之战、太原之战、邺城之战。

朔方军直击史思明驻扎的九门,双方战于九门城南,史思明兵力优势已经丧失,他稍与唐军接触之后就向博陵逃窜。河朔之民早就深受史思明的残暴荼毒,一时之间唐军开疆拓土大有收复河北之势,现在也只剩下了史思明困守博陵,只要拿下史思明,河北这个叛军大本营就会回到大唐的手中,安史之乱也就彻底告终了。

李光弼于唐天宝十五年初,经郭子仪推荐为河东节度副使,率兵东出井陉,参与平定安史之乱。先后攻破常山﹑赵郡等地。五月,与郭子仪会师常山,乘敌疲惫出击,大败史思明部于嘉山,军威大振,使河北十余郡皆杀叛吏归唐。

常山之战

可是很快就传来潼关失守的消息,强大的唐朝西方面军集团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消灭了,郭子仪的朔方军也不得不放弃刚刚收复的失地,从井径撤回关中去支援刚刚登基的唐肃宗,夺回帝国首都,长安城。

至德二年,史思明﹑蔡希德等率众10万进攻北都太原。北都留守李光弼所部不满万人,先在城外凿壕,又以挖出的土作坯数十万,加固城垒。当敌攻城时,用大-炮发巨石猛击,还暗掘地道陷敌,不断袭击叛军,使之不敢接近。史思明北返,李光弼乘隙出击,大败蔡希德,歼其部众7万,既守住了太原,又保证了唐军左翼的安全。

常山郡位于太行八陉——井陉东口土门关附近,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号称“三省通衢”。

本来安禄山的老巢可以攻下,一旦攻下,失去后方的安禄山很快就会面临覆灭,也不会有8年之久的安史之乱。可唐玄宗李隆基急于求成,逼迫在潼关的哥舒翰强行出击,结果大败,唐军主力毁于一旦。李隆基的错误让安禄山获得了生机。

干元二年七月,任天下兵马副元帅。史思明军突然渡河,陷汴州,逼洛阳。李光弼因兵力悬殊,乃弃洛阳,守河阳,威胁叛军侧翼,使其不敢西进。随后伺机出战,挫败了叛军对河阳三城的进攻,歼敌2万。

安史之乱爆发后,颜杲卿、颜真卿兄弟为了缓解关中的压力,毅然在河北、山东举义旗归唐,但很快便被史思明叛军扑灭。

本文作者 :屯垦西路,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上元二年,朝廷强令收复洛阳,他不得已而出兵,当时叛军尚锐,加之大将仆固怀恩违反节度,因而兵败邙山。后复任河南诸道副元帅,出镇临淮,统河南诸道兵反-攻叛军,配合仆固怀恩等收复洛阳。他曾参与镇-压浙东袁晁领导的农民起义军。

身在山西的朔方军想要东进,必须首先打通井陉孔道,坐控土门关的常山便是第一个重要目标。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广德二年,因受朝廷猜疑,抑郁而死。

唐天宝十五年初,李光弼趁史思明北返之机,率军五千突破井陉天险,出其不意的夺取了常山郡。

责任编辑:

唐安史之乱的祸首之一。营州宁夷州突厥族中的杂胡。本名干。与安禄山同乡相善。初为互市牙郎,亦以骁勇为幽州节度使张守所知,任为捉生将。天宝年间累立战功,官至平卢兵马使。曾到长安奏事,为玄宗赏识,赐名思明。

拿下常山郡后,他首先释放了被史思明关押的百姓,并亲自祭奠了颜杲卿的亲族。

十四载随安禄山叛乱,经略河北。后任范阳节度使。

当地团练将叛将史思义绑来投降时,李光弼亲自为其松绑,并开诚布公的向他询问叛军动向。这让史思义非常感动,他对李光弼说道:“王师远来,必已疲惫,如与贼野战,必不利!将军来前,吾已报,思明必来救,不若以逸待劳。”

至德二载安庆绪杀其父安禄山,并谋除思明。

李光弼听后,深以为然,马上命军士坚壁清野,严守城防。史思明收到消息后,果然带两万骑兵直扑常山,一看城池已失便立刻组织攻城。

思明遂以所领河北13郡归唐,受封为归义王、范阳节度使。

早有防备的李光弼先以五百弩手、一千弓兵梯次射击,大量消耗叛军攻城部队。等待敌军受挫后退,李光弼亲率长枪兵出城,在城下结成战阵。如林长枪之下,史思明的骑兵优势即无从发挥,叛军士气再受打击,只得暂时退兵。

半年后复叛,并与安庆绪遥相呼应。

但李光弼却不愿意放过稍纵即逝的战机,他派游骑远远跟随退去的叛军,当叛军在野外埋锅造饭时,唐军千余轻骑突然袭击,阵斩五千余级,叛军大挫。

乾元二年三月,与安庆绪大败唐九节度使之军于邺郡,随即杀庆绪,还范阳。

随后,李光弼又配合从山西赶来的郭子仪,在九门城痛击史思明叛军,平定藁城,攻取赵郡。

四月,自称大燕皇帝,改元顺天。

嘉山之战

上元二年三月,为其长子史朝义及部将所杀。

天宝十五年四月,朔方军大败史思明后,一直追击到博陵。史思明集众固守,唐军攻城十日不下。

李光弼以左兵马使随朔方节度使郭子仪率朔方军东出,击败安禄山大同军使高秀岩后,由郭子仪推荐,升任河东节度使。十五载二月初二,李光弼奉命率蕃、汉步骑万余人,太原弩手3000人,东出井陉,直指常山。当时,史思明率数万大军围攻饶阳二十余日不下,常山兵力空虚。

五月,郭子仪、李光弼决定撤围回军常山郡。不甘心失败的史思明,率数万人马尾随而来。

二月初五,李光弼率军进至常山郡。常山城内3000团练兵倒戈,抓住守将安思义出降,李光弼随即移军入城。李光弼入城第一件事就是将叛军关押的老百姓全部放了,并且给了他们一笔丰厚的安家费,随后亲自祭奠了由于叛乱而死亡的百姓,得到了人民广大的拥护。还劝降了安思义。

唐军乘机回军反击,在沙河(今河北行唐、新乐之间)再败史思明。安禄山得知史思明连战皆北,命大将蔡希德率2万步骑来救,又命范阳守将牛廷玠率万余人南下,配合史思明夹击唐军。

安思义的投降对李光弼的帮助很大,他对李光弼说:"唐军长途奔袭已经疲惫不堪了,如果和史思明的军队进行遭遇战的话,恐怕胜算不大,何况史思明的军队大部分是骑兵,利于野战,在大平原上决战肯定对唐军不利,如果第一仗收到挫折,必定影响士气,在你来以前我已经向史思明求援了,你不如以逸待劳等史思明的到来。"李光弼采纳了安思义的建议,开始巩固城防,准备打防守战。史思明听到常山失守,立即放弃围困饶阳,亲率2万余骑直奔常山。

郭子仪、李光弼进至恒阳时,与携五万余众而来的史思明相遇。面对拥有大量精锐骑兵的叛军,郭、李二人再次采用了以逸待劳的战术,命军士深沟高垒,严防死守。但夜晚却不断派死士夜袭叛军营帐,使叛军穷于应付,无法休息。

第二天天未明,其前锋部队即抵达常山城下,史思明率大军相继而至,立即指挥攻城。李光弼遣步卒5000自东门出战,叛军堵门不退。李光弼令500弩手在城上万箭齐发,叛军死伤颇多,被-迫稍退。李光弼再派弓箭手1000人,分为四队,轮流不断放箭,给叛军以很大杀伤,叛军抵挡不住,只得收军北退。

五月二十九日,唐军事先于嘉山设伏,诱叛军前来,被疲劳战术搅得心浮气躁的史思明果然上钩。当盘军进入嘉山唐军伏兵四起,叛军溃败,阵斩4万级,缴获战马五千匹。

史思明一退,李光弼立刻命令步兵出城,用长枪摆成方阵,弓箭兵掩护,滹沱河为屏障,使得史思明无法进攻,一举将史思明击退。这是典型的步兵对付骑兵的阵法。

史思明被打得披发赤足,逃往博陵。李光弼乘胜追击,进围博陵,郭子仪准备北进范阳。嘉山大捷,唐军声威大振,河北十余郡的地方官吏和军民纷纷起来杀死叛军守将,归顺唐军。

李光弼派兵5000人出城,每人持一长枪,夹滹沱水相迎,叛军中箭者大半,只好后退。这时,李光弼闻报有叛军5000步兵自饶阳来,一昼夜行170里,正在常山东南九门县南面的逢壁休息。李光弼当即派步骑各2000人,偃旗息鼓,沿河潜行。至逢壁,叛军士兵正在吃饭,唐军乘机掩杀过去,斩杀殆尽。史思明闻讯失色,只好撤军退入九门。李光弼初战告捷,常山9县,有7县归附唐军,只有九门、藁城尚在叛军手中。

当时的形势对唐朝来说可谓一片大好,哥舒翰在潼关据险死守堵住叛军西进关中之路。郭子仪、李光弼在山西、河北爆锤史思明,打的安禄山首尾难顾,当他得知唐军开始威胁老巢范阳时,一度决定回师范阳另谋他途。

李光弼据城固守,坚壁挫锐,又抓住战机,进行突然袭击,因而初战告捷。

就在此时,唐玄宗估计觉得事儿不够大,给自己这个“干儿子”送了一记神助攻。

李光弼以少胜多,以少于敌军几倍的兵力取得胜利,常山之战在军事史上是一个典型的战例,它充分体现了李光弼的作战思想和指挥方法。

他强逼哥舒翰放弃潼关天险,出关与叛军野战,结果唐军惨败,哥舒翰也被俘而降。潼关失陷将安史之乱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不但关中地区惨遭涂炭,连战连捷的河北唐军也不得不转入守势。

太原之战

郭子仪在收到“哥舒翰败,天子入蜀,太子即位灵武”的消息后,不得不放弃河北地区的胜势,率军奔赴灵武护驾。

叛军兵入关中后,在山西、河北展开了大规模的攻势,李光弼只能以弱势军力苦苦支撑。

他先是连挫叛军多次进攻,还在河阳巧施“美马计”弄走了叛军几百匹良马,气的史思明暴跳如雷,但面对跨越黄河两岸三城相连的河阳坚壁,史思明始终无可奈何。

但在河北则是另一番景象,史思明率领的叛军迅速南下,再夺常山郡席卷河北全境。

公元757年正月,史思明自博陵、蔡希德自上党、高秀岩自大同(今山西朔州东北马邑)、牛廷玠自范阳会兵10万,围攻李唐龙兴之地,惨烈的太原攻防战,就此拉开序幕。

这时,朔方军精锐都被郭子仪带去护驾,李光弼手下只有河北兵士五千人,即便算上地方团练也不足万人。

面对叛军滔天势焰,李光弼账下诸将都惶惧不安,主张凭借晋阳坚城死守。但李光弼确认为守城必辅以野战,他力排众议分精兵在山中埋伏,自己则在城中动员军民挖壕筑垒,并事先打制了几十万块土坯砖,一旦城墙破损马上便能修复。

对于心中揣测的诸将,他当众将一把小刀放在靴内,并立誓“城在人在,决不投降”。

李光弼“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迅速感染了唐军将士,当叛军攀城仰攻时,唐军上下以死相搏,堪堪顶住了叛军的狂潮。

史思明见仰攻坚城部署损失太大,便从山东运取攻城器械,并以三千蕃兵护送,不料这正好成了潜伏唐军的盘中餐,埋伏已久的唐军一拥而上,将蕃兵全歼。

除此之外,李光弼还打起了地道战。他先派人挖掘地道通至城外,然后另派将领出城诈降。久困太原不能得手的史思明大喜过望,以为坚城唾手可得,不疑有他。

等到约定的时间,唐军果然打开城门出城伪降,但等到诈降唐军快要接近叛军大营时。营中突然地陷,摔死千余人,一时烟尘弥漫,乱做一团。唐军乘机擂鼓呐喊,猛烈冲击,一战歼灭叛军万余人。

就在太原攻防战进行最为激烈之时,叛军内部却发生了惊变,安禄山被儿子给剁了。

安庆绪继位登基,没了安禄山镇场子,要说史思明心里没想法我是不信的。恰好,安庆绪命史思明回守范阳,只留下蔡希德等继续围困太原。

史思明率军返回范阳后,叛军攻势渐弱,李光弼敏锐察觉到了叛军的变化,感觉反攻的时机已经成熟。

他效仿田单破燕的“火牛阵”,将两百多头耕牛分为四队,牛头绑两把尖刀,牛尾捆扎浸油麻布,趁夜色偷偷出城,在敌营前点燃牛尾,

黄牛发疯般地冲进敌营,唐军趁火势、借牛威,鼓噪杀入敌军大营,被踩死、烧死,斩杀的叛军多达六万之众,太原之战以唐军大胜告终。

太原之战奠定了山西战争态势,也为日后唐军收复两京打下了基础。此战之后,唐廷任命李光弼为太尉,兼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进封魏国公,实封八百户。

邺城之战

公元757年,唐军在回纥帮助下克复两京,随即光复河南诸郡,逃至邺城的安庆绪,集合上党、颖川、南阳等地叛军汇聚邺城,手下又有了6万余人,准备和唐军在城下决战。

乾元元年九月,李亨命郭子仪、李嗣业等七镇节度使,领兵二十万,围攻邺城,同时又名又命李光弼、王思礼两节度使率所部助攻。这几乎是唐庭能够动用的全部军队,可以看出唐朝对于邺城之战的重视。

但诡异的是数十万唐军居然没有指派一个将领统一调度,而是任命宦官鱼朝恩为观军容宣慰处置使,监督各军行动。唐军前线军事行动的决定权,落在一个宦官手中,成了唐军溃败的伏笔。

邺城之战初期,唐军行动顺利,在卫州、愁思冈连败安庆绪叛军。叛军退回邺城死守,安庆绪派人向身在范阳的史思明求助,许“让帝位”以求史思明发兵相救。

史思明带胡兵十三万人自范阳南下救援邺城,十二月,史思明击败唐军崔光远阻击,夺占魏州后,按兵不动,坐视唐军与安庆绪叛军在邺城血战。

唐军在邺城城下,昼夜攻城,但叛军和城中百姓早已得知洛阳破城后,被回纥兵洗劫蹂躏的惨状,反而同仇敌忾协助叛军拼死守城,让唐军围攻数月不能得手。

乾元元年正月,李光弼向鱼朝恩建议,唐军分兵逼近魏州,各个击破史军,但鱼朝恩不听,数十万唐军在邺城围坐一团,毫无作为。

时至公元759年二月,围城四月的唐军,在邺城城下天寒地冻、师老兵疲,士气渐渐低落。史思明又截断了唐军的粮道,唐军面临断粮的危机。

三月初六,史思明见唐军军势已怠,领五万精兵与唐军在安阳河北与唐军李、王、许、鲁等部激战激战,双方血战经日不相上下。

郭子仪带兵前来援助,就在唐朝援军列阵之时,突然狂风大作,对面不见人影。唐军大旗旗杆被风折断,将旗落地,唐军大惊,自相溃散。

史思明见状鼓动精锐趁势掩杀,唐军大溃,四散奔逃。所幸,史思明的军队在风中也混乱不堪,他见难再有战果,便使军逐次向北撤退。

这时,唐军军中无帅的弊病表露无遗,乱军中无人统一调度,各节度使纷纷带军马逃回本镇,溃兵一路烧杀劫掠,数十万唐军作如鸟兽散,邺城之战也唐军惨败告终。

邺城惨败后,鱼朝恩将兵败的责任推至郭子仪头上,唐肃宗将郭子仪召回长安,夺了他的兵权,委任闲差,监视了起来。

唐朝猜忌重将的做法,给李光弼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也成了日后事件发端的导火索。

邺城之战后,唐肃宗李亨开始收拢兵权,扩充禁军,并将禁军军权交予李辅国、程元振等宦官之手,宦官势力渐渐做大,李辅国后官至宰相,朝中大事尽由宦官定夺。这也是晚唐时期,宦官把持朝政,甚至能动辄废立皇帝的缘起。

愧恨而逝

邺城之败成了安史之乱的另一个转折点,唐军疾风暴雨般收复失地的势头受挫,洛阳再度沦陷于叛军之手。但叛军内部再生波澜,史思明杀安庆绪,自称大燕皇帝,改年号为顺天。

不过,史思明西进关中的愿望再度被阻。乾元二年十月,史思明在河阳遭受了李光弼及所部仆固怀恩、荔非元礼的迎头痛击。双方你来我往激战月余,叛军始终不能在河阳得手,期间还被李光弼寻了个破绽抄了后路,史思明见势不妙退军回洛阳据守。此后年余,两军在河南血腥绞杀不已,战事渐成僵局。

上元二年二月,肃宗轻信鱼朝恩的鼓动,命李光弼冒险进攻洛阳。

李光弼无可奈何,留李抱玉守河阳,自己与朔方节度副使仆固怀恩会同鱼朝恩进攻洛阳。结果,仆固怀恩违背李光弼军令,在平原布阵与史思明野战,被精于骑射的叛军骑兵杀的大败。

李抱玉把河阳也丢了,唐军被迫退守闻喜,所幸叛军内部再度展开连环杀,史思明被其子史朝义杀死,史朝义继帝位,年号显圣。

公元763年十月,吐蕃军队突破大震关,兵锋直指长安。

刚刚登基不久的唐代宗李豫出逃陕州,吐蕃军队随即占据长安,立广武王李承宏为傀儡皇帝。

身在陕州的代宗急招诸节度使勤王,但名将中李光弼和仆固怀恩均漠然视之,拖延不去,只有被夺了兵权的郭子仪,奔走募兵抵抗吐蕃。

公允的说,李光弼和仆固怀恩的情况尚有区别。

身在汾州(今山西汾阳市西南,隰县附近)的仆固怀恩坐拥数万朔方军,是最有条件入关中勤王的,但此时仆固怀恩的异志已现,紧随安史之乱的仆固怀恩之乱已见端倪。

而李光弼则完全是心魔难除,一直被朝廷的猜忌和郭子仪被罢免的阴影笼罩着。

随着,郭子仪收复长安,击退吐蕃军队后。代宗任命李光弼为东都留守,李光弼再借故诏书未至推辞,率军回到徐州收租赋。其后,代宗再诏李光弼入朝,李光弼害怕宦官鱼朝恩、程元振加害,仍不敢去长安见驾。

李光弼治军严整,先谋后战,多次以少胜多,战功足与郭子仪齐名,但他在徐州时却多次推诿不肯奉召,这让他账下诸将对他的态度渐渐转变。

生性敏感的李光弼察觉到了这种变化,但他却无力改变,这让他感到非常惭愧、愤懑,终致忧郁成疾。广德二年七月十四日在徐州病逝,终年五十七岁。

代宗为其辍朝三日,遣使吊恤其母,追赠太保,谥号“武穆”,使人绘像凌烟阁。

对比郭子仪、李光弼二人,从战功上说李尚在郭之上,但从做人、为臣之道上,郭子仪胜李光弼甚多。

郭子仪一生数度起落,肃宗能拉着他的手说出,“国家再造,卿力也”的话,并不全是夸赞他的武功。

成就郭子仪一生完人的原因,除了他战场决断临机杀伐以外,还有他能屈能伸的性格。当时鱼朝恩权倾朝野之时,没少背地里给郭子仪使绊子,甚至派人掘郭的祖坟,即便如此郭子仪都能与其折节而交,这才是他宦海沉浮屹立不倒的原因。

而在这一点上,李光弼远远不能望其项背。但无论如何,一代兴唐名将如此落寞收场都令人扼腕。因此,宋代诗人徐钧才会以诗怀念:

间关百战佐中兴,料敌行师妙若神。

可惜罹谗终恨死,伤心不见白头亲。

安史之乱对中国历史进程的影响

安史之乱平叛的过程,让武将们看到了这样一个事实:唐朝对叛军投诚而来的骄兵悍将,极尽笼络讨好之能事,准其自带其军、自领其政、自统其民,导致河北强藩屡屡作乱,直到唐亡。

而对忠于唐室的武将,朝廷则或监视掣肘、百般刁难,或明升暗降、削夺兵权,或贬谪发配、流放赐死,除郭子仪深谙进退之道,以八十五岁高龄去世外,得善终者寥寥。

正如范文澜先生所说:“朝廷对强横不法的武夫,按照强横的程度,给予大小不等的姑息,愈强横,得到的待遇也愈优厚。对顺从朝命的功臣,按照功绩和威望的程度,给予轻重不等的猜忌,功臣们因此对朝廷有所顾虑,不肯轻易脱离兵权和防地。”

在这种两面三刀、欺软怕硬的悖谬政策引导下,越来越多的武将选择拥兵自保、图谋割据,大唐中央政权的权威也在藩镇割据、宦官专权的泥淖中逐渐掉入谷底。

作为平定安史之乱最大功臣之一的李光弼,经历过军旅生涯的辉煌,却以悲剧方式在落寞中收场,这也预示着初唐、盛唐武将建功疆场、绘图凌烟时代的永远结束。

而中央政权对李光弼等武将的忌惮,也使文官带兵、以文制武成为两宋以后中原王朝军事制度的主要内容和基本形态。

这种制度上的改变,虽然避免了武将割据、分裂国家的情况,但同时也限制了中原王朝开疆拓土的能力。

从某程度上说,安史之乱是中国历史的转折点,此后汉族建立的王朝,再无汉唐时豪迈奔放的气韵和怀远天下、宾服四夷的胸襟。

短短七年的安史之乱带走了数以千万计的生灵,但它对中国历史的影响却一直延续了上千年。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赌场娱乐发布于澳门新葡萄赌场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自在阅读从此以后起先,布鲁诺弼直接能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