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还原腾冲战争场景,后生可畏千米两座墓碑

2019-12-01 02:10 来源:未知

原标题:看看举世闻名的24道拐:美国军事记者拍摄的气势雄浑的滇缅公路

史迪威公路是1944年中国军队在滇西和缅北大反攻胜利后修通的自印度东北部雷多终至中国云南昆明的公路,下面就让本网的小编为大家介绍这条被称为“抗日生命线”的公路。

妇女带着孩子修建滇缅公路。

3月6日,2012中国·保山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暨首届史迪威公路越野挑战赛新闻发布会在京举行,央视著名体育主播沙桐主持发布会。依托举世闻名的史迪威公路,由中国汽车运动联合会、云南省保山市人民政府、云南省体育局、云南省旅游局联合主办的该项赛事将于3月30日—4月2日在云南省保山市隆重开赛,这也是2012年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COC)的揭幕大战,各路越野精英将齐聚保山,上演尖峰对决。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将于4月2日将对决赛进行90分钟的现场直播。

原标题:美国军事记者记录下的抗战:真实还原腾冲战役场景 精彩组图

图片 1滇缅公路附近,美军火神突击队第52驮马分队正沿小路向阵地前进。

史迪威公路是1944年中国军队在滇西和缅北大反攻胜利后修通的自印度东北部雷多终至中国云南昆明的公路,在枪林弹雨中为中国抗日战场运送了5万多吨急需物资,被称为“抗日生命线”。它从印度东北部边境小镇雷多出发至缅甸密支那后分成南北两线,南线经缅甸八莫、南坎至中国畹町;北线经过缅甸甘拜地,通过中国猴桥口岸、经腾冲至龙陵,两线最终都与滇缅公路相接。

抗战爆发后,日军封锁中国的海岸交通路线。

与以往的COC赛事有所不同,本届赛事历时四天,以“史迪威公路”为主线,以“和平与发展,赶超与跨越”为主题,设隆阳—龙陵、腾冲两个长距离赛段和隆阳、腾冲两个场地赛段。整条线路地形地貌复杂,赛段路况多变,既有高山峡谷,又有山间盆地;既有断层陷落坝,又有冲击河谷坝,还有火山堰塞坝和丰富的地热资源。沿途风光旖旎,历史文化底蕴厚重,民族民俗风情如诗如画。在激烈比赛之余,赛手和观众将一起感受到美丽迷人的风光与独具特色的文化。

图片 2首批车队通过腾冲捷径(Tengchungcutoff)抵达腾冲。

图片 3滇缅公路附近的怒江前线。来自田纳西州的二等兵罗伊·L·麦克因图施(RoyL. Mcintosh)正在向中国士兵讲解如何使用布伦式轻机枪。

一支车队正在缓慢地艰难攀爬着曲曲拐拐的史迪威高山公路,20多个180度的拐弯叠加着升到山顶,构成了一个世界公路奇观;这幅照片拍摄得非常成功,还在于全景般地展现了这条抗日战争的国际大通道,很早就被中外报刊刊登,使“24拐”成了著名的“滇缅公路”或“史迪威公路”或“利多公路”的标志。所谓“拐”指的是道路的拐弯,照片中明明可以数出21拐,不知何故日本人却只数了“20拐”——当然,多数几拐少算一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地方只有一个,它在中国,这个事实无可置疑!

国民政府同英、缅政府会商决定,于1938年修建从昆明到缅甸的滇缅公路,以转运援华的战略物资。

本次赛事同时也是纪念史迪威公路修筑70周年,纪念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70周年,以及戴安澜将军为国捐躯70周年,不仅是一次身心和驾驶技能的挑战之旅,也是一次亲近自然的体验之旅,更是一次爱国主义和民族精神的教育之旅。为弘扬史迪威公路所承载的伟大爱国主义、英雄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保山市政府特增设“史迪威大奖”,赛事总奖金超过50万元,将创下COC十年来的最高奖金记录。

图片 4腾冲机场,劳工们挑着空降后捡起来的降落伞。这些降落伞将重新装上飞机,退回U部队空降分遣队。

图片 5滇缅公路附近距离腊戍(Lashio)以北约75英里处的第475步兵团公墓正在举行纪念仪式。

时至2004年,一个认真细心执着的中国二战历史研究者发布了自己的研究结果,声称多方寻找“24拐”照片的地点,竟然遍寻不得。过程很曲折,寻找很艰难,结果却在贵州省晴隆县近郊找到了——原来“24拐”不在云南,而是在贵州,从而纠正了五十七年来“24拐”在滇缅路上的谬误。

滇缅公路“”二十四拐“。

此项赛事是保山市“十二五”期间重点打造的体育品牌赛事,被列为提升保山知名度的重大文化项目之一,并力争在几年内培育成跨越国界的中国—缅甸—印度国际汽车越野赛事,更好地宣传保山,提高保山知名度,打造保山城市品牌,树立保山旅游形象。更为重要的是对加快中缅印大通道建设、实施面向西南开放“桥头堡”战略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图片 6腾冲机场,在飞机降落后,这些劳工正在搬运降落伞。这些降落伞将会被装载进飞机,并被送往U部队,用于在中国云南的空投。

图片 7滇缅公路工程师在仪式上列队行进,第20军副司令周福成少将为他们在修筑集团滇缅公路中的出色表现颁发中国陆海空三军勋章。

可是,对“24拐之谜”的解读后来不能完全按照良好的初衷继续,有些人转而炒作“24拐”的“省属”之争,争抢这个贴金标志。好在有严肃的学者根据这条抗战公路的修建历史详加考证,指出了英语与汉语、中方与美军、名称、时间与空间的演变,说明不管这条公路与“24拐”现属何处,都是中美联合抗击日军的艰苦卓绝的象征,这个历史不会改变。

此图从抗战后期就被全世界当作滇缅公路、中印公路的代表照。

保山古称永昌,位于云南省西部边陲,与缅甸山水相依,国境线长168公里,有国家级口岸1个、省级口岸2个,市府所在地距离省会昆明498公里。全市辖隆阳、施甸、腾冲、龙陵、昌宁一区四县,国土面积1.96万平方公里,总人口250万,有世居少数民族12个,少数民族人口25万。有华侨、华人50多万,归侨、侨眷10万,分布在3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云南著名的侨乡。全市大部分地区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四季如春,终年常绿,年平均气温14—17℃,年降雨量700—2100㎜,森林覆盖率达62%,被誉为“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

图片 8腾冲-密支那公路上的“迪恩隘口”(Deen Cut)。这处隘口以三级技术军士帕特里克·迪恩的名字命名。迪恩是滇缅公路上的工程人员,1945年1月17日在腾冲-密支那公路色东至康巴地(Kambati,音译)段工作时遭遇山体滑坡而牺牲。

图片 9滇缅公路山体塌方,中国工人观看工兵用推土机清理成吨的泥土。这些泥土把公路的路面给掩埋起来了,中断了交通。

新的国际通道

“24道拐”从山脚至山顶直线距离约350米,垂直高度约260米;在斜坡上以“S”形顺山盘旋至关口,全程约4公里。

保山自古以来就是中、缅、印陆路大通道上的重要贸易集散地,著名的南方丝绸之路、滇缅公路和史迪威公路穿境而过,是我国面向西南开放的重要门户。从昆明出发经保山腾冲进入缅甸,抵达印度雷多,仅1220公里,是我国通向南亚最便捷的陆路国际大通道。目前,昆明至保山高速公路已全线贯通,腾冲至缅甸密支那二级公路已竣工通车,保山境内的两个机场——保山机场、腾冲机场已开通至昆明、丽江、西双版纳、广州、成都、重庆、北京、上海等城市的10多条航线,保山至腾冲高速公路、泛亚铁路西线大理至保山段也正在建设之中。中央将云南建设成为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战略的实施,使保山在桥头堡建设中的特殊位置和区位优势更加显现。

图片 10腾冲西南的滇缅公路是马可波罗曾经走过的地方。一位当地的石匠正在敲打石块,准备在靠近缅甸边境的地方修建桥梁,连通利多公路。

图片 11滇缅公路上的一座桥梁。摄于K678 664标识处。

“七·七事变”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急需开辟一条新的国际通道,连接昆明,西至缅甸腊戍。从昆明至畹町,须赶修下关至畹町547.8公里公路,途经地形地质极为复杂的滇西横断山脉末支,穿越高黎贡山等6座大山,跨越怒江、澜沧江等5条深谷急流,穿越悬岩峭壁8处。时间紧、任务重、气候环境恶劣、施工条件极差,时为中国公路建设史上最艰巨的浩大工程。国民政府于1937年10月下令征调云南民工20万人“须最速完成”,总工程处设在保山,分设关漾、漾云、云保、保龙、龙潞、潞畹6个工程处。

“24道拐”始建于1935年,于1936年竣工,是滇黔公路的重要部分。

保山四季如春,风光奇美,历史悠久,文化厚重,是云南开发最早的边疆多民族地区,东汉王朝于公元69年在保山设立的永昌郡为当时全国第二大郡。高黎贡山国家公园是著名的“世界生物圈保护区”,被誉为“物种基因库”、“自然博物馆”,有磅礴壮观的怒江大峡谷、富饶美丽的潞江坝。腾冲是著名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火山热海国家地质公园是世界少见的火山地热伴生地,有90余座火山锥和180多处天然温泉,是理想的康体疗养、休闲度假胜地;这里还有国家级保护湿地——北海湿地、“中国第一魅力名镇”——和顺古镇;这里还是“中国翡翠第一城”、中国黄龙玉的故乡、中国南红玛瑙的出产地......保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滇西抗战的主战场,滇缅公路、史迪威公路、松山大战、腾冲收复战等谱写了一曲曲民族精神的壮丽篇章。

图片 12腾冲一密支那的公路从考钦山谷(Kaotien Valley)中穿越而过。

图片 13滇缅公路上著名的“二十二道拐”(应为著名的“二十四道拐”)在山石嶙峋的山腰上蜿蜒蛇行。史迪威公路由两部分组成,即从印度阿萨姆邦的利多经密支那和八莫连接南坎的“利多公路”,以及从南坎向北经畹町、龙陵和保山连接昆明的“老滇缅公路”。另外还有一段刚刚修筑完成的200英里(320公里)新公路,连接密支那和腾冲,随后向北转向保山。这段新修公路将进入中国的路线缩短了数百英里。

据载,时有龙陵县长接到云南省政府“鸡毛信”紧急命令,同时收到一副手铐,命令:该县工程土石方限期完成,否则县长自戴手铐来昆明听候处分。这位县长来到潞江如法炮制,拿出省政府的紧急命令和手铐对土司兼区长说:我是流官,你是世袭土司,潞江修路若是完成不了,我只好拉着你一起跳怒江了。从1937年11月至1938年8月,12个县的各族人民自带口粮行李扎营千里,冒着瘴疠,劈山开路,凭着一腔报国热血以献出两三千人生命为代价,仅用8个月时间就抢修出了这条被美国总统罗斯福称赞为“人间奇迹”的滇缅公路。罗斯福特派驻华大使詹森视察后说:“中国政府能于短期完成此艰巨工程,此种果敢精神与毅力,实在令人钦佩……第一缺乏机器,第二纯系人力开辟,全赖沿线人民的艰苦耐劳精神,这种精神是全世界任何民族所不及的。”

公路修建现场。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随后日军对我沿海形成全面封锁态势。1938年,国民政府决定修筑从昆明至缅甸的滇缅公路,滇西20万民工在没有任何机械和报酬的情况下,仅用8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全长959公里的滇缅公路的修筑任务,其中在高山峡谷中新筑公路548公里,穿越了地形复杂的横断山区和怒江、澜沧江两个峡谷,创造了世界公路史上的奇迹。此后三年,滇缅公路成为抗日战争的生命线。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寇长驱直入侵入缅甸及滇西,滇缅公路被日军切断,地处祖国西南边陲的保山瞬间由抗战大后方变为抗战最前沿。为尽快扭转国内抗战物资供应困难的局面,美国盟军总指挥史迪威将军提出修筑从印度雷多经缅甸北部进入中国连接滇缅公路的中印公路的计划。

图片 14物资运入腾冲山谷的陆路和空运远景图。在照片显著位置的是空投区域内的驮队,其背后是第53军营地。诚信还原腾冲战争场景,后生可畏千米两座墓碑的抗日生命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5滇缅公路沿线,中国劳工正在把架桥需要的木材运往清江(TisungRiver,音译)旁的工地。在滇缅公路的修筑工地上,上千名中国劳工与美国工程人员一起,为中印之间的这条陆上供给线早日开通努力工作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有了车辆、修了公路,还奇缺司机和修车工人,于是向海外招募机工。以爱国侨领陈嘉庚为首的“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发出了祖国的召唤,立即从南洋的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分批赶回了3200名华侨机工,开动了滇缅路上近三分之一的军车,与国内的约6000名机工并肩作战。

“二十四拐”,位于贵州省晴隆县县城南郊1公里,属于贵昆公路。而滇缅公路终点是昆明。

    1942年12月10日,中印公路在印度雷多破土动工。中国驻印军开赴野人山,工程部队和上万名饱受战争磨难的民工组成了新的筑路大军,他们一边反攻一边筑路,把公路一步步推向缅甸密支那、推向中国。与此同时,驻守在怒江东岸的中国远征军也兵分四路渡过怒江,声势浩荡地向高黎贡山和松山发起猛烈的攻击,打响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交通运输线之战。历经两年多时间,中美盟军和中国民众浴血奋战,共同铸造出血肉丰碑——史迪威公路。同时沿公路架设了自印度加尔各答至中国昆明、全长3000公里的中印输油管。这条跨越三个国家、与滇缅公路连通的公路全长1800公里,为中国取得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发挥了巨大作用。为纪念史迪威将军的卓越贡献,美国和中华民国政府联合宣布将中印公路命名为“史迪威公路”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

到1945年1月“中印公路”胜利打通——从印度的雷多,经缅甸密支那,分南北两线连接到滇缅公路。1月25日,滇缅公路或许应当是“中印公路”正式通车。据载:蒋介石在庆祝仪式上宣布:“我们打破了敌人对中国的包围。请允许我以约瑟夫·史迪威将军的名字为这条公路命名,纪念他杰出的贡献,纪念他指挥下的盟军部队和中国军队在缅甸战役中以及修筑公路的过程中做出的卓越贡献。”可是,史迪威早在3个月前去了冲绳,从中国去职,因为太过傲慢,惹得蒋介石不悦。滇缅公路变成“史迪威公路”,蒋总裁打了史迪威一巴掌,又补偿了其一点面子。

援华物资经滇缅公路到达昆明后,还需进入贵州经由“二十四拐”,才能最终运往陪都重庆和抗日前线。

修筑“中印公路”

老人、小孩和妇女用双手修建滇缅公路永平段。

卫立煌(1896至1960年),国民政府军“五虎上将”之一,行伍出身,曾在孙中山的广州大本营担任警卫,历任国军要职,因与八路军友好合作获“嫌”而被削去兵权,到1943年7月又起用为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全权指挥滇西抗战,积极争取史迪威将军的支持,与美军良好配合,亲临前线制订计划,打响了“滇西反攻战”。一边入缅作战,一边修筑“中印公路”,与中国驻印军胜利会师打通了中印公路,取得了滇西大反攻的胜利,被美国《时代周刊》赞誉为“常胜将军卫立煌”,因此获得国民政府颁发的勋章,升任同盟国中国战区中国陆军副总司令。

这些由滇缅公路、滇黔公路、“驼峰航线”以及中印公路组成的大通道,贯穿中国西南门户,越过连绵高山、湍急河流,蜿蜒上千公里,对中华民族的生存而言,是一条不折不扣的生命线。

驻印军新三十八师师长孙立人被誉为“东方隆美尔”,攻克密支那后,升任新一军中将军长,1945年初与滇西中国远征军联合打通了滇缅公路,胜利结束了第二次缅甸战役。日本投降后又率军光复广州,成为国军五大主力之一,号称“天下第一军”。

滇缅公路,即中国云南省到缅甸的公路。

不过到了解放战争,国民党的正规军都打不过共产党的野战军。卫立煌曾被委任东北“剿总”总司令,又被视为“消极”而遭软禁,1949年出走香港,不去台湾而回到北京。“天下第一军”被派去抢占东北,也被林彪的第四野战军打得七零八落直至全歼。孙立人后来在台湾被扣上“预谋兵变”的帽子,长期软禁至1988年。

滇缅公路于1938年开始修建。公路与缅甸的中央铁路连接,直接贯通缅甸原首都仰光港。

小说中的公路

滇缅公路原本是为了抢运中国国民党政府在国外购买的和国际援助的战略物资而紧急修建的,随着日军进占越南,滇越铁路中断,滇缅公路竣工不久就成为了中国与外部世界联系的唯一的运输通道。

天下霸唱的《迷踪之国:雾隐占婆》中的描写:幽灵公路和象门:1944年,中国军队在滇西和缅北大反攻胜利后修通了一条自印度东北部雷多终至中国云南昆明的公路,在枪林弹雨中为中国抗日战场运送了5万多吨急需物资,被称为“抗日生命线”,以当时美国派驻中国国民政府的军事参谋长史迪威的名字命名。修筑“史迪威公路”之时,美军工程兵参考了缅甸一座寺庙中的古老地图,图中描绘着野人山里的“象门”。象门是条很深的山谷,谷中环境阴冷潮湿,据说是野象群埋骨之地。美军工程兵依照这幅古图将公路修得蜿蜒如蛇,并希望打通英军遗留下来的废弃路段,既可节约财力又能将天堑连通,可惜最后未能如愿。这段位于缅北山区死角沉寂地带的公路,渐渐被世人遗忘,终于成为了一条名副其实的“幽灵公路”。

滇缅公路修建现场。

二战后,由于种种原因,史迪威公路的大部分路段处于废弃状态。其中印度境内部分的路况尤其差。从雷多开始延伸23公里,由于严重滑坡,再加上年久失修,这一段公路已经不能通过任何车辆了。剩下一直延伸到印缅边境的大约36公里路段,出于行政和安全考虑一直在关闭之中,2004年开始重修,重修的史迪威公路全长约1724公里,起于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邦,穿越缅甸,终点为中国昆明。在印度境内的长度为61公里,在缅甸境内长为1031公里,中国境内长632公里。史迪威公路中国境内路段已经于2007年4月建成通车。

战争烽火中,有数万名中国军民为修建和保卫这些抗战通道,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

史迪威公路以其巨大的发展潜力吸引着中印缅三国,中印两国曾先后数次倡议重修。中国政府尤其是云南省地方政府不断积极推动,不仅多次对云南省境内昆明至保山、腾冲的公路升级改造,并选择新路线,修建了更为笔直宽阔的昆明至大理、保山的高等级公路,缩短原有路线长度,而且主动帮助缅甸重建腾密公路,解决史迪威公路全线贯通的最大困难。相比中国的积极行动,印度虽然高度重视重建史迪威公路,但由于种种原因,至今未有具体行动。早在1998年,印度东北地区的7个邦就签署了联合合作计划,拟重开史迪威公路。但直到2004年,该计划仍未启动。据闻阿萨姆邦是印度分离主义活动密集地区,印度政府担心重开史迪威公路有可能间接壮大分离主义势力。史迪威公路能否真正重现昔日辉煌,缅甸政府的态度也十分关键。缅甸联邦政府于2004年5月正式批准了由云南的公司帮助重修史迪威公路的合同。

当时20多万名中国劳工在缺乏现代机械的情况下,1938年8月开始修建,历经9个月修建,在原始密林、高山峡谷间,用手一寸一寸将路抠出来。

史迪威公路是连接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当今世界上人口最多,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的最便捷通道,是中国走向南亚大市场最便捷、最具经济吸引力的陆路大通道。中印边界绵延数千公里,却没有一条畅通无阻的陆上通道,这大大束缚了两国的人员和经贸往来,也限制了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经济的发展。印度国会议员阿罗恩·萨马以《史迪威公路———中国西南与印缅孟贸易与合作发展的断裂带》为题发表文章,呼吁加快恢复这条公路的使用。他说,印度次大陆的东北部在地理意义上是东南亚的开端。这条公路同时也被认为是亚太经合社提议的泛亚公路和铁路的断裂带。重开史迪威公路,可以把中国东部和东南亚的新兴生产基地与印度及南亚其他国家的广大市场连接起来。

滇缅公路修建现场。

以上就是本网为大家介绍的有关史迪威公路(二十四拐)的相关信息。

腾冲抗日纪念馆展板上的数据说,修建滇缅公路时,大约有3000多人丧生。

这数据还不包括前期的勘探、设计队伍,以及死亡的军方工程技术人员。

南洋归国华侨机工简称“南侨机工”。

公路修通两年多后,6000多名中国司机和3000多名南洋华侨,日夜不停地开着车,经过这条公路,将各种急需的物资运入中国。其中,仅运送的汽车就多达13000多辆。但当时的道路状况差,常有车子陷在泥坑里,还有的车爬不上坡,都需要人去推。

滇缅公路全图。

1942年4月,侵华日军占领缅甸腊戍,彻底切断滇缅公路。很多战略物资只能通过空运,而且只能飞越喜马拉雅山脉,这条充满危险的航路被称为“驼峰航线”。1942年至1945年,有500多架飞机飞越“驼峰航线”时失事或失踪,损失人员1600多人。

滇缅公路修建现场。

战事趋紧,有限的空中运输,无法满足大规模战役需要。盟国中缅印战区美军中将司令史迪威将军,决定重修一条公路——中印公路,以替代被切断的滇缅公路。

这条新修公路从印度利多出发,经密支那后分为南北线:南线经八莫、腊戍,从畹町进入中国,与滇缅公路相连;北线越过伊洛瓦底江,经腾冲、龙陵与滇缅公路相接。

滇缅公路修建现场。

1942年,美国的公路工程部队工兵营进驻晴隆,用美国制造的水泥砌挡墙,对“24道拐”进行改造,保证运输畅通。

从1942年11月印度利多开工起计算,至1945年1月通车,全长1730公里的中印公路(不含昆明至重庆段),用时两年零三个月。

日军轰炸滇缅公路惠通桥。

中印公路穿过陡峭峡谷、经过原始丛林,还要忍受日军飞机的反复轰炸,修筑难度极大。中国和美国都派出成建制的工兵团,还有10多万名民工。

中印公路沿线,有很多简易墓葬,不仅埋葬有中国工兵,还有很多美国工程兵。

滇西民夫在怒江边修筑滇缅公路。

美军记录显示,仅修筑印度、缅甸境内的507英里(约815公里)公路,美军投入的工程兵是1.5万人,死亡1133人,“正好是一英里两座墓碑”。

“史迪威公路”

1945年,通过中印公路,第一批从印度出发的国际援华物资送到重庆,蒋介石便宣布将中印公路改名为“史迪威公路”。

“24道拐”也由此伴随“史迪威公路”载入史册。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赌场娱乐发布于澳门新葡萄赌场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诚信还原腾冲战争场景,后生可畏千米两座墓碑